第69章 决绝的背影

   “我怎么可能勾引你?”龚喜根本就不满席向荣的指控,脸红的将头撇向一边,“我昨晚喝的烂醉什么都不知道了,还怎么勾引你?你明明就是占了我的便宜想抵赖!”虽然有些心虚,可龚喜还是强自争辩。

  想起昨晚的一幕,令清晨的席向荣回想起来,还是动情非常!他不由自主的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覆在龚喜性感的红唇上,眼神迷离。

  没料到席向荣会有这样温柔的动作,龚喜惊讶的睁大了双眼,“你……”

  不等龚喜再发出任何音节,席向荣就重重的吻了下去,就是这样一张性感的小嘴,昨天令自己销魂的不能自已,就是这样一双性感的翘唇,让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激情!

  不想克制自己的欲 望,席向荣干脆将一手将被子扯起,重重的压在了龚喜的身上。

  龚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席向荣的唇下挣脱出来,懊恼的质问,“席向荣你干什么?!”

  席向荣却如同下了某种决心一般,十分肯定的望着龚喜,眼中是掩藏不住的情 欲,“昨晚你勾引了我,今天我要反过来勾引你,这样我们就一笔勾销了!”说着他就一把握住了龚喜胸前乳白的高耸。

  “啊!席向荣你……我没勾引你!你耍流氓诬陷我!现在还要……你放开我!”龚喜不停的挣扎,她是知道了自己对席向荣的心意,也想跟他在一起,可是他们最开始就是自己被下了药,然后发生了关系,她不想他们之间的爱情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擦出火花……

  可是席向荣却将厚重的大掌落在龚喜的两腿之间,轻轻的揉捏,“你真的忘了昨晚你是怎么对我的么?”他的眼中充满了期待。

  龚喜被席向荣眼中的认真震慑到,难道自己昨晚真的……有些头疼,私密处传来席向荣的挑逗,她的脑中好像隐约有跟席向荣激情的画面,“我……”

  “有没有人知道你的胸线很美?”席向荣已经完全进入了情绪,他用另一只大掌描绘着龚喜的双 峰,忍不住问道。

  潮红顿时染上了龚喜的俏脸,席向荣的抚摸也让她开始动情,戾气完全消散,竟然乖乖道,“没有……”

  “没有就对了,以后也不许有,只有我能知道~”说着,席向荣就吻了下去,轻轻的含住龚喜胸前的一点,不停的啃咬,舔 弄,动作却温柔至极。

  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龚喜强忍住自己口中破碎的呻 吟,求证般的问道。

  席向荣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,“我说你以后只可以属于我一个人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席向荣和龚喜同时愣住。

  席向荣从龚喜的胸前抬起头来,跟龚喜四目相对,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静止。

  “席向荣……”龚喜颤颤巍巍的喊出这个名字,自己的心都在颤抖,他刚才说了什么?

  可是席向荣的思绪却完全乱了,席向荣……席向荣……昨晚龚喜一遍又一遍的呼唤萦绕在自己耳旁,可是终究他都没有听到一种连自己都抓不住的期待。再看向龚喜那张自己只要看一眼就要弥足深陷的俏脸,席向荣突然出乎意料的烦躁起身。

  “我公司还有事,你自己打车回魏浩然的别墅吧。”席向荣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套上自己的衣服,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  龚喜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穿上衣服,换上鞋子,看似慌乱却又按部就班的收拾好,她想说些什么,可是直到席向荣彻底的离去,连背影都消失的无影无踪,她都没能说出一个字,像有什么卡在了喉咙,干渴的令她难受。

  龚喜有些艰难的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,昨晚燃烧般的热度尽散,她此刻竟觉得身上一片冰冷,凉意直袭体内。

  龚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魏浩然的别墅的,只是当她看到秦瑟瑟的下一秒,就疯狂的扑进了她的怀里,“瑟瑟……瑟瑟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怎么了龚喜?”秦瑟瑟原本迎出来的是一张笑脸,她以为会应魏浩然所言,借着这次的机会,两人可能已经走到一起了,但是龚喜目前的状态,好像全然就不是那么回事儿。

  龚喜除了哭以外,就是不停的摇头,“没事儿,没事儿……”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跟秦瑟瑟说,也说不出口。

  “他是不是欺负你了?龚喜,你别哭啊,你这么哭的我心里也跟着难受~”她轻轻的将龚喜推开,“你在家等着,我去替你找席向荣算账去!”说着,秦瑟瑟就真的要往别墅外走去。

  龚喜匆忙一把扯住秦瑟瑟,“瑟瑟!别去!”她眼中透着坚决,“瑟瑟,算我拜托你,你不要找他,也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……”话音刚落,她的泪就再次夺眶而出。

  “好,不问,不去找……”秦瑟瑟最见不得看龚喜哭的这么伤心的样子,她心疼。重新将龚喜揽入自己的怀中,她紧紧的抱住她,尽可能的给她一丝安慰。看样子席向荣一定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了。可是这个白痴到底对龚喜做了什么?

  “瑟瑟……”龚喜干脆嚎啕大哭,“我再也不想见他了!再也不见他了……”

  “好好,不见不见,我们再也不见了。”

  不知道在客厅站了多久,龚喜的情绪才能缓缓的平复下来。只是在恢复冷静之后,她还是十分坚决道,“瑟瑟,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他了。”

  秦瑟瑟理解的点点头,“嗯,他把你弄的这么伤心,以后不见也罢。”说着幽幽叹了口气,“龚喜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我不知道你们会弄的不愉快,我以为昨晚是个很好的机会,所以魏浩然拉我走的时候我就……魏浩然的判断一向很准,他说席向荣心里有你,我就信了。”

  一抹自嘲爬上龚喜的嘴角,“……没关系,我也曾经以为他心里有我。”直到今天早上,那个决绝的背影,破碎了她所有的梦……她自小也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,竟然就那样被席向荣丢下……呵呵,一抹酸苦再一次令秦瑟瑟湿了眼眶。

  以往都是龚喜来安慰自己,突然变成让她去安慰龚喜,秦瑟瑟还真的有点手足无措,最后她干脆拉住龚喜的手,“这样正好,你跟我一块去看我妈吧!”

  “看你妈?”龚喜的注意力终于被秦瑟瑟的话吸引开去,“为什么突然想要去看她?”

  秦瑟瑟轻轻的垂下眼睑,“突然……就想去看看她了。”是昨天秦大有的要求,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抚养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母亲。

  “可是你妈的性格不是很孤僻么?这么多年了,她只要你寄回去的生活费,每次你要回国看她,她都不肯,甚至还威胁你如果回国看她,就不认你这个女儿!”以前在新加坡的时候,秦瑟瑟有什么心事都是跟龚喜说的,她也就不自觉地简单的了解了她的家庭状况。起初她也十分不理解,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,孤身一人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,应该是捧在手心,恨不得绑在自己身旁的,却任由自己的女儿飞到国外不说,还不肯让她来看自己,当真是匪夷所思……

  秦瑟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“不管怎么样,她都是我妈妈,这些年,虽然我对她排斥我心里有着一丝的计较,可是我始终想念她。以前她威胁我我也就不去看她,是因为我在国外,可是既然现在我回国了,如果她还是不愿意看我,哪怕远远的看她一眼也好。”

  龚喜也忍不住幽幽的叹了口气,“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这样,你妈一定是个倔强的人,硬是把自己弄成一个人过活,当真是想不开……”

  秦瑟瑟轻轻的摇头,“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想不通她为什么这么做,可是想来想去,也就只有一个原因,大概就是因为父亲是个……那样的人,而我的身上又流着父亲的血,我妈看到我……可能真的是对我又爱又恨吧。”

  魏浩然起先是一万个不同意秦瑟瑟回老家,可是当秦瑟瑟声情并茂的讲述自己的思乡之情时,魏浩然还是同意了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,秦瑟瑟用了美人计,为了取悦魏浩然,下足了功夫。为此魏浩然还戏谑她,“你知不知道,如果不是心疼你,就凭你今晚的热情,我更要牢牢的把你捆在身边,哪里都不许你去!”

  秦瑟瑟假装懊恼,“反正你要这么不讲理的话,以后就别想再让我主动伺候你!”说这话的时候,脸都快红成了柿子。

  魏浩然本来打算让席向荣送秦瑟瑟和龚喜去老家的,因着龚喜的态度,秦瑟瑟就断然拒绝了。魏浩然只得安排了司机,把两人送到了机场。

  “限你五天之内必须回来!”魏浩然霸道的命令。

  “一个星期!”秦瑟瑟忍不住讨价还价,“光路上的时间来回就得两天。”

  “三天!”面对秦瑟瑟延长时间的欲 望,魏浩然冷然道。

  “十天!”秦瑟瑟也倔强的歪过头去。

  魏浩然终究是舍不得在分开之际还要跟秦瑟瑟怄气,只得妥协道,“好吧,六天成交。”

  秦瑟瑟终于变得眉开眼笑,其实她也很舍不得魏浩然,才刚刚确定了关系,两个人都没有亲昵几天,就要分开六天,只是想想跟自己的母亲分别了六年未见,她还是狠了狠心上了飞机。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绝世武魂

    最新章节:第五千七百五十九章 复活!
    龙脉大陆,万族林立,宗门无数,武者为尊。强者毁天灭地,弱者匍匐如蚁。少年陈枫,丹田如铁,无法修炼,受尽冷眼。偶得至尊龙血,神秘古鼎,从此逆天崛起,横空出世!娇..

    洛城东08-18 连载中

  • 绝世战魂

    最新章节:第三千六十六章 魂归来兮(大结局)
    家族少主,天生废魂,在机缘巧合之下,觉醒了太古神秘的战神之魂,从此之后,一路逆袭,邂逅仙姿美女,碾压九界天才,无所不战,无所不胜!
    秦南:重情重义,无所畏惧,偶然获得战神之魂,开始了场逆天之旅。
    妙妙公主:贪财,爱喝酒,遗失药园的公主,本体是九转灵仙参。
    青龙圣主:战神左手中指所化,只为了等待秦南长大,融入秦南体内。
    飞越女帝:因不满苍岚大陆的武魂规则,从而自创逆天功法,挑战苍岚天神,成为万古以来第一个飞升之人,从而称之为飞越女帝。

    极品妖孽03-22 连载中

  • 花都神医

    最新章节:第三百三十五章 尾声(二 大结局)
    百坛老酒,一股灵气,使颓丧绝望的大学生冷笑天拥有了起死回生、驻颜养精的神奇医术。落魄的穷学生就变成了抢手货,名誉财富席卷而来,自此游戏花丛、纵横官场、遨游商海,成为达官贵人、名媛淑女心中无所不能的冷真人。

    江南活水03-22 已完结

  • 神医柳下惠

    最新章节:第703章 大结局 十
    丫头来,叔叔帮你检查身体! 手术刀会拿,针灸也会耍。 中医、西医都不在话下。 我就是神医柳下惠。

    东门吹牛03-22 已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