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9章 宿醉

   “呵呵,我只是这么一说,你不是做情妇就最好了,哪个父亲不希望自己女儿幸福嘛。你看我离开你这么久了,对你的事情是一概不知。所以我这才关心你问问而已嘛!”秦大有生怕刚刚建立的感情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破坏了,所以立马挽救着。

  秦瑟瑟真的好想说,你才是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。但是话还是被她给咽了下去,因为她也不想破坏。

  “瑟瑟,那你跟爸爸说说,你和魏总是什么关系。”秦大有用着一种试探地语气说道。

  “没什么关系。”秦瑟瑟淡淡地说道,严格地说起来他们也真的没什么关系嘛。

  “瑟瑟,对爸爸要老实,你是不是喜欢他啊。”秦大有单刀直入地问道。

  “你说什么呢。”秦瑟瑟立马激动地吼道。开什么玩笑,她怎么可能喜欢他呢。绝对不可能的,他对自己那么坏,她要是还喜欢的话。那她不也是变态了嘛。

  “瑟瑟,你别激动别激动,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嘛,要是你有一个什么三长两短地,你让我一个人在这个世上怎么活啊,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血脉亲人了。所以才格外关心你嘛,要是你被坏男人骗了,爸爸一定为你出头。”秦大有很是义愤填膺地说道。

  秦瑟瑟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说她不感动吧,那纯粹是自欺欺人。但是要说她很感动吧,又不行了。那些伤害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抹杀的。

  “我的事,你就不用操心了,我不会有事的,你好好地照顾自己。”秦瑟瑟不露出任何情绪地说道。

  但是她越是这样,秦大有就更加肯定了魏浩然和秦瑟瑟一定是有一段很不一般的关系。嘿嘿,他的赚钱大计又进了一步。

  “铃铃”秦瑟瑟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于是她赶紧把削好了的苹果递给秦大有,就立马拿出自己的手机接听着。

  “瑟瑟,你在哪里,能出来陪我下吗?”是龚喜的声音,只是为什么,她的声音中带着点哭腔呢?

  秦瑟瑟立马着急地问道:“龚喜,你怎么了,你是不是在哭。”

  “我没事,只是心情不好,你能不能来陪我下。”龚喜语气很是低落,秦瑟瑟就更加地紧张了。她好像还从来没见过她用这么低沉地语气说。话说这几天她都好像没有好好地关心过龚喜,她这个朋友做得真失格。

  “好的我马上就来。”秦瑟瑟立马匆忙地挂上电话,拿上自己的包,然后把手机放进去。就直接看着秦大有说道:“我有点事先走了,你记得吃药。”

  “恩,你要忙事情的话,就去吧。”秦大有也发挥出慈父的笑容,对着秦瑟瑟挥手告别。只是当那扇门关上,秦大有的本性就立马暴漏出来了。

  秦瑟瑟一路急着赶到龚喜的身边,一走进她的房间就立马闻到了一股酒味。秦瑟瑟连忙走过去,就看到龚喜坐在一堆酒瓶子周围。

  “龚喜,你是怎么了?”秦瑟瑟立马睁大双眼地看着她问道。

  “噢,瑟瑟来了,呵呵我没事,只是在对酒进行鉴定试验,结果没想到一下子就喝多了,之后就醉了。然后我就打了你的电话了。”虽然龚喜说自己醉了,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丝毫不含糊。

  “龚喜,你有什么事,就直接跟我说吧,不要一个人喝闷酒不是。我们是朋友对吧。”秦瑟瑟板着脸,一副很生气地样子说道。

  龚喜扁了扁嘴,似乎有些想说的,但是又没有说出来。而是直接抱起一个酒瓶子,喝了一口,最后露出一抹笑容地对着秦瑟瑟说:“瑟瑟啊,你可不要太相信别人,不然你一定会吃亏的。不过,你放心,我会保护你的,如果谁要是敢欺负你,我一定饶不了他。”

  龚喜一直以来都像一个保护着一样,保护着秦瑟瑟一直不受任何伤害。这让秦瑟瑟一直都很感谢。

  “龚喜,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,或者……”秦瑟瑟一点都看不明白,为什么她会一个人喝着这些闷酒。

  “噢,对了,你最近有没有发现自己身边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地东西跟着自己。”龚喜突然有些神秘地说着。

  却吓得秦瑟瑟急忙冒了一身冷汗,赶紧瞪大双眼地问道:“什么东西,你能看见什么东西吗?啊,你不要吓我。”

  一看到秦瑟瑟那个慌张地小表情,龚喜就立马想笑出声来。不由地露出了一笑,用手拍了拍秦瑟瑟的肩膀:“哈哈,你不用担心,那些东西也会被我赶走的。”

  原本她今天是想来提醒秦瑟瑟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因为一些烦心事而喝醉了。不过也得庆幸她以为自己喝醉了,所以就算是她说的什么,她也会抱着怀疑态度。她只是说说而已就让秦瑟瑟这么害怕了,要是让她知道有一个人随时尾随着她,相信,一定会把她吓坏了,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。而她也知道是谁指使地,所以只要找到了那个人的证据,她就把那个人的假面具给揭下来。

  不管要她付出什么代价,她也不会让自己的朋友受伤,这是她的宗旨。秦瑟瑟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她也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。或许,自己太过天然了,反而会伤害到别人吧。

  “好吧,龚喜,我今天也陪你一起试验酒吧,酒还够不够啊。”秦瑟瑟这几天也烦得可以,正想发泄一下呢。

  两个不小的女人,开始疯疯癫癫地到处找酒喝,那是喝得一个昏天黑地,胡作非为啊。就连别墅都没有能避开这次遭难。她们走到哪里,哪里就像是被鬼子扫荡了一番。

  所以等魏浩然回到家之后,就发现屋子被弄得乱七八糟,而且还有一股很浓重地酒味。那个傻女人,不会又在做什么实验吧。

  “秦瑟瑟,你又干了什么!”魏浩然没有好气地站在客厅里就怒吼了起来。

  而在这个时候,突然从沙发的后面钻出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,手里拿着一个酒瓶子。脸上全是喝酒之后的红晕。

  秦瑟瑟眼神迷离地看着魏浩然,笑呵呵地说道:“哟,魏浩然回来了,魏总回来了。”

  她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就暴漏了她的酒气。魏浩然很是不悦地皱了皱眉头,直接走过去,拎起秦瑟瑟。而秦瑟瑟却如同一滩软泥,一提她,她就马上倒下去,赖在地上不走了。看着这样的她,魏浩然是一个气得想要抽死她的冲动了。

  “喂,秦瑟瑟,你到底给我喝了多少酒,我真的想把你咔嚓了!”魏浩然已经被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和龚喜到处去喝。”秦瑟瑟傻笑着说道,一边说,还一边挣脱魏浩然的手,她好想睡觉,可是在睡觉前,她还得找到龚喜。

  魏浩然看着这个失态的女人,那是又气又恼啊,现在他在极力克制自己上前教训她一顿的冲动。她都多大了,还这么没节制地喝酒,幸好没把育人送到这里来,要是被孩子看到了。会给他带来一个多么不好的影响啊,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为人母的自觉。

  “龚喜,你在哪里啊!”秦瑟瑟突然扯开大嗓门,一边踉踉跄跄地走着,一边把双手做成喇叭状地放在自己嘴前,用尽全身地力气大喊着。

  另外一座沙发的后面也冒出了一个酒鬼,只见龚喜的脸比秦瑟瑟的还红,而且一趴着沙发上就想要吐。

  看着这种情形,魏浩然急忙地吼道:“不要吐在沙发上,自己去厕所!”

  龚喜笑呵呵地抬起头,看着魏浩然,一脸不在乎地说道: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我现在就去吐,行了吧!”

  龚喜说完之后,也踉踉跄跄地朝着厕所走去,那情况比秦瑟瑟更严重,她几乎是走三步都要摔倒一次。然后在从地上爬起来,继续往前面走。魏浩然头疼地用手扶着额头,然后直接走到了秦瑟瑟的面前。

  秦瑟瑟已经喝得伶仃大醉,一个劲地傻笑着,为了能站稳,她竟然都抱着墙壁,死活不肯走。魏浩然没有耐心地直接抱住秦瑟瑟的两腋下,然后往上一提,就像是提货物一样地被提到卧室。

  还一身软趴趴的秦瑟瑟,就这样被魏浩然像玩偶一样地给扔到了床上。而她一点怨言都没有,相反地还惬意地在床上找一个舒服的地方,就给睡了过去。

  气得魏浩然是一个牙痒痒,但是又没法奈何了她。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进洗漱间,浸好了热水,就拿着毛巾走了出去。然后对着她的脸仔细地擦拭一番。直到做完之后,魏浩然才反应过来,自己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为什么他要做到这一步,是疯了吗?

  宿醉之后是什么,那就是无尽地疼痛。秦瑟瑟还好,毕竟她是在床上睡着的。而龚喜这个没人疼没人爱的人,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趴在马桶盖上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受了凉,龚喜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,就一直打着喷嚏。看着昨晚还一片狼藉的客厅,现在已经变好了。不免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。不知道瑟瑟有没有醒来,这几天她好像总是往外面跑,要是有什么危险就不好了。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绝世武魂

    最新章节:第五千七百五十九章 复活!
    龙脉大陆,万族林立,宗门无数,武者为尊。强者毁天灭地,弱者匍匐如蚁。少年陈枫,丹田如铁,无法修炼,受尽冷眼。偶得至尊龙血,神秘古鼎,从此逆天崛起,横空出世!娇..

    洛城东08-18 连载中

  • 绝世战魂

    最新章节:第三千六十六章 魂归来兮(大结局)
    家族少主,天生废魂,在机缘巧合之下,觉醒了太古神秘的战神之魂,从此之后,一路逆袭,邂逅仙姿美女,碾压九界天才,无所不战,无所不胜!
    秦南:重情重义,无所畏惧,偶然获得战神之魂,开始了场逆天之旅。
    妙妙公主:贪财,爱喝酒,遗失药园的公主,本体是九转灵仙参。
    青龙圣主:战神左手中指所化,只为了等待秦南长大,融入秦南体内。
    飞越女帝:因不满苍岚大陆的武魂规则,从而自创逆天功法,挑战苍岚天神,成为万古以来第一个飞升之人,从而称之为飞越女帝。

    极品妖孽03-22 连载中

  • 花都神医

    最新章节:第三百三十五章 尾声(二 大结局)
    百坛老酒,一股灵气,使颓丧绝望的大学生冷笑天拥有了起死回生、驻颜养精的神奇医术。落魄的穷学生就变成了抢手货,名誉财富席卷而来,自此游戏花丛、纵横官场、遨游商海,成为达官贵人、名媛淑女心中无所不能的冷真人。

    江南活水03-22 已完结

  • 神医柳下惠

    最新章节:第703章 大结局 十
    丫头来,叔叔帮你检查身体! 手术刀会拿,针灸也会耍。 中医、西医都不在话下。 我就是神医柳下惠。

    东门吹牛03-22 已完结